<sub id="1lzfl"><var id="1lzfl"></var></sub>
<sub id="1lzfl"></sub>

<sub id="1lzfl"><dfn id="1lzfl"><ins id="1lzfl"></ins></dfn></sub>

<sub id="1lzfl"><dfn id="1lzfl"></dfn></sub>
<sub id="1lzfl"></sub><form id="1lzfl"><listing id="1lzfl"></listing></form>
<sub id="1lzfl"></sub>

<address id="1lzfl"><var id="1lzfl"></var></address>
<address id="1lzfl"><dfn id="1lzfl"><mark id="1lzfl"></mark></dfn></address>

<sub id="1lzfl"><dfn id="1lzfl"></dfn></sub>

    <thead id="1lzfl"><dfn id="1lzfl"><output id="1lzfl"></output></dfn></thead>

        <thead id="1lzfl"><var id="1lzfl"></var></thead>
        歡迎訪問【小米刺繡網】 十字繡 |絲帶繡 |毛線繡 |湘繡 |蜀繡 |粵繡 |加入收藏
        小米刺繡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人物故事

        余福臻:蘇繡小貓“半生緣”

        時間:06-25  來源:  發布:  關注度:375
        余福臻:蘇州刺繡研究所歷史上共辦過三期刺繡專修班,我是第二期的學員。當時,建國不久,國家想培養一批懂畫能繡的刺繡接班人。17歲那年我參加了招考,考試要求挺嚴格,72人考試,只錄取了16人

        余福臻

        余福臻

        余福臻的<a href=http://www.sgjcmy.com/suxiu_index.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蘇繡</a>小貓
        余福臻的蘇繡小貓


          當人們流連于蘇州的滄浪亭、獅子林、拙政園和留園時,或許不會注意到景德路上一個只有2100多平方米的迷你園林“環秀山莊”。這是一座始建于唐代的私人園林,清代,疊山大師戈裕良在這里營造湖石假山,雖由人作,宛若天開。

          這處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園林現在連接著蘇州刺繡博物館和蘇州刺繡研究所。這所孕育現當代蘇繡藝術的“黃埔軍校”誕生于1957年,走出過許多繡藝絕佳的老藝人,現在的研究所轉制為企業,努力在商業的包圍中殺出一條“非遺”傳承保護的道路。在研究所學習并工作了一生的余福臻,曾無數次漫步于環秀山莊的假山下、池塘邊,她的“繡貓”史就是從這里掀開的。今年74歲的余福臻, 1961年學習蘇繡小貓以來已經超過半個世紀,細繡、亂針繡等各種繡法,都融匯在她不同時期的作品里。在接受《東方早報·藝術評論》記者采訪時,余福臻回憶了她在蘇繡研究所的學習以及“繡貓”的經歷。

          《東方早報·藝術評論》(下簡稱“藝術評論”):你是如何開始學習刺繡的?

          余福臻:蘇州刺繡研究所歷史上共辦過三期刺繡專修班,我是第二期的學員。當時,建國不久,國家想培養一批懂畫能繡的刺繡接班人。17歲那年我參加了招考,考試要求挺嚴格,72人考試,只錄取了16人。

          藝術評論:專修班是怎樣上課的?

          余福臻:那時,我們住在宿舍里,每天有早晚自習,早晨寫字、畫畫、勾線條,晚上學習文化課,還有古典文學課。專修班前后一共學習了四年半,邊學畫,包括圖案課和色彩課,邊學刺繡。當時班主任是刺繡藝術前輩李娥英,還有兩位老師作為副手。李老師對人和作品,要求都特別嚴格,刺繡時連廣播也不能聽。當時我們年紀小,多少有點貪玩,所以見到李老師有點怕。

          藝術評論:李老師是怎么教的?

          余福臻:繡得不好,她會強制你拆掉,如果不拆,老師就用剪刀直接剪。當時,研究所里種了不少花草,為了做好一朵花,李老師帶著我們看花,觀察葉子的生長結構。說起來是小事兒,但一點點累積起來,的確打下了扎實的基礎。

          藝術評論:這就是過去所說的“對花寫生”場景。

          余福臻:學習刺繡,既要臨摹前人的畫稿,也要常常寫生。我們去拙政園、虎丘寫生,當時挺調皮的,不安分,帶我們寫生的老師,還要追著學生跑呢。寫生回來后,自己勾稿、上色,再繡。

          藝術評論:在蘇州工藝美術博物館看到過你繡的貓,很生動,用針不多繡出一只貓頭,一對眼睛極亮。你是以繡貓為特長,幾乎與貓打了一輩子交道。你是從什么時候起開始繡貓的?

          余福臻:1961年,刺繡專修班畢業前一年,根據各人的特長和興趣,把學生分進了不同專業,有亂針繡的,有繡金魚的,有繡花卉的,我選的專業是繡小貓,老師是顧文霞。當時的蘇州工藝美術局從北京請來一位擅長畫貓的畫家曹克家,到蘇繡研究所整整一個月。我很幸運,與研究所的幾位老師,一共六人拜曹先生為師,拜師儀式很隆重,特地鋪了紅地毯。

          曹老師的國畫貓,絲理的畫法與刺繡的畫面很接近,尤其適合傳統刺繡,他一邊畫,一邊講解貓絲的生長方向,頭、身體和腿的結構,關節連接處怎么處理。盡管只有一個月,但對繡貓的認識有了一個飛躍。我也繡出了最早的工筆畫小貓,畫面是很細膩的。

          從專修班畢業以后,我去了刺繡工廠。那時,我想在國畫貓的基礎上有些變化。當時有一位畫家畫了擦筆畫的《藤圈雙貓》,畫面接近于油畫,刺繡時要考慮如何表現受光部分和色彩的部分,那時我初步接觸了西洋畫的稿子。刺繡《藤圈雙貓》,主要運用細繡的方式表現貓,貓絲飄逸,色彩方面,藍色中嵌著綠色和黃色。

          藝術評論:在蘇繡的亂針繡里,貓絲都非常輕盈飄逸,你后來加入了亂針繡的技巧?

          余福臻:蘇繡研究所里的任嘒閒老師擅長用亂針繡貓。比起細繡,亂針在用針和用色上更靈活,毛絲更松弛,有飄逸感。任嘒閒老師當時在針法研究室,我向她請教,摸索規律,在細繡里融入亂針。有時候,看到任老師在研究室里,我會拿上刺繡繃架去學。

          繡貓時,用細繡打底,可以表現出小貓肉嘟嘟的樣子,然后再一層層加顏色,用亂針分層、加色的效果更好。那時,我嘗試著運用細繡和亂針,做了一個單面秀的貓頭。

          做完這只貓后,“文革”開始了,小貓、花鳥、金魚都因為屬于“封資修”被打入冷宮了。十年里,在工廠主要做國家禮品,空下來就向老師傅們學多種針法,逐步在技術上成熟。

          藝術評論:“文革”后恢復繡貓,有新的變化嗎?

          余福臻:1977年,我被調到了蘇繡研究所的針法研究室,主攻細繡。針法室里都是高手,各有各的特長。

          到針法研究室后,比較成功的一件創作是《紅底沙發雙貓》雙面繡,作品用細繡打底,運用亂針用針并施色。細、亂針結合的繡貓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后來,在這個基礎上,做了點水彩畫貓。

        大概在1988年,當時刺繡研究所張所長提出了一個想法,讓研究所的周愛珍和朱愛珍創作一對黑白貓繡稿。在黑、白兩塊底子上,分別繡上虛虛實實的黑、白貓頭,周老師在白的底子上,用極淡雅的顏色表現貓的頭部,色彩有虛有實,貓頭部的白絲和底色融成一體,主要突出白貓一雙藍色的貓眼睛。黑貓則是一對黃色的眼睛,繡黑貓,多一針,少一針問題還不大,但白貓就要繡得很精準了。繡白貓時,貓頭中間的繡線略粗,用一絲或大半絲,邊緣飄逸、柔和的線條,要把絲線劈開,用1/16甚至1/32的絲線來繡,色彩極淡,淡雅中還要透著靈氣,有靈動感。畫面看上去,既是一個貓頭,又好像能想象出整個貓身體隱約在后面。

          藝術評論:你提到李娥英、顧文霞、任嘒閒幾位前輩對你的刺繡藝術有很大影響。現在,你退休并繼續被研究所返聘,帶的學生和你當年初入研究所時年齡相仿。現在她們學習刺繡和你當年比有什么不一樣?

          余福臻:當時我們是初中畢業來學習的,現在我的學生有二十出頭的,有大專也有本科的。過去我們每天都會畫畫、刺繡,出去寫生回來,從刺繡的角度來講課。現在的學生先在職業學校里學習兩年繪畫,再到這里單純學刺繡。相比當年的專修班,技術上可能不如以前那么扎實。

        更多
        標簽云:   更多>>
        上一篇:揚州寶應“男繡娘”朱軍成的亂針繡藝術
        下一篇:身殘志堅的苗家刺繡女 張艷梅
        最新資訊
        亚洲 欧洲 小说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