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lzfl"><var id="1lzfl"></var></sub>
<sub id="1lzfl"></sub>

<sub id="1lzfl"><dfn id="1lzfl"><ins id="1lzfl"></ins></dfn></sub>

<sub id="1lzfl"><dfn id="1lzfl"></dfn></sub>
<sub id="1lzfl"></sub><form id="1lzfl"><listing id="1lzfl"></listing></form>
<sub id="1lzfl"></sub>

<address id="1lzfl"><var id="1lzfl"></var></address>
<address id="1lzfl"><dfn id="1lzfl"><mark id="1lzfl"></mark></dfn></address>

<sub id="1lzfl"><dfn id="1lzfl"></dfn></sub>

    <thead id="1lzfl"><dfn id="1lzfl"><output id="1lzfl"></output></dfn></thead>

        <thead id="1lzfl"><var id="1lzfl"></var></thead>
        歡迎訪問【小米刺繡網】 十字繡 |絲帶繡 |毛線繡 |湘繡 |蜀繡 |粵繡 |加入收藏
        小米刺繡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知識學堂 > 刺繡知識

        吳門畫派與蘇州刺繡

        時間:2017-07-11  來源:  發布:  關注度:
        “蘇繡”與“吳門畫派”一樣發源于以蘇州,她以“平、齊、細、密、和、順、勻、光”為特點,蘊含了江南女子精巧、細膩、溫婉、柔美的內在品格。

        “吳門畫派”是明代中葉在吳中地區形成而影響全國的重要畫派,以沈周、唐寅、文征明、仇英為代表,他們大都擅長詩文,有較高的文學修養,所以畫風帶有濃厚的文化氣息,開創一代新風,取代院體和浙派而占據畫壇主位。他們注重筆墨表現,強調感情色彩和幽默的意境,追求平淡自然,恬靜平和的格調,而這些也正是蘇繡所表現的風格特點,所不同的是她以針代筆,以線代墨來表現文人畫的思想和感情,卻與畫有著異曲同工之美,也使蘇繡獨樹一幟位于四大名繡之首。

        顧名思義,“蘇繡”與“吳門畫派”一樣發源于以蘇州,她以“平、齊、細、密、和、順、勻、光”為特點,蘊含了江南女子精巧、細膩、溫婉、柔美的內在品格。小小的繡針再現了一幅幅精美的名人畫,從而表達作者的思想感情。縱觀近現代蘇繡名家的成功之作,都離不開畫家和刺繡設計者的心血和汗水,他們之中有的人甚至默默無聞,一輩子甘當綠葉。

        著名刺繡藝術家沈壽,被譽為“女紅藝術現代化的先行者”,有“世界美術家”“針神”之稱。在她之前的刺繡多以日用品為主,即使陳設藝術品也色彩簡單,層次不豐富。她20歲與蘇州人余覺結為伉儷,受其丈夫畫風影響,自創“仿真繡”,以此開創了蘇繡藝術的一代先河。觀其繡品如同繪畫具有渲染效果,栩栩如生,且因絲線的晶瑩光澤,具有無法替代的效果。余覺是晚清舉人,善書畫,工詩詞,精書法,其妻所繡飾均其繪制,在慈禧太后七十大壽之時,他親繪八幅通景屏《八仙上壽圖》并由沈壽繡制,這畫繡完美結合的精美之作獲得了慈禧太后的大喜與嘉獎,并親書“福壽”二字分賜余覺和沈云芝,沈壽之名由此而得,自此沈壽的刺繡藝術達到巔峰。沈壽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就,名揚內外,除了她個人努力之外,與余覺的幫助是分不開的,沒有余覺的指導和幫助,也不會有沈壽的成功。余覺的繪畫、書法和深厚的文化底蘊潛移默化中滋潤了沈壽的刺繡藝術土壤,促使她生根、開花、發芽。

        近觀現代也不例外,例如著名畫家徐紹青,他既是吳門畫派畫家,又是刺繡設計家,是畫繡結合的成功代表,為刺繡藝術作出了重大貢獻。徐紹青是蘇州人,師從吳門畫家領導人物美湖帆,所以具有扎實的傳統畫功底。他不僅是著名的吳門畫派畫家,更是一位杰出的刺繡設計家,既是繪畫大家又精通蘇繡設計原理,把吳門畫派與蘇繡技術結合在一起而塑精品,從而達到更新高度,是藝術與技術的完美統一,是藝術家與工匠共同創作了一件件傳世之作。他設計的作品古樸典雅、清秀亮麗,艷而不俗,既提現了吳門畫派的神韻,又表現出了蘇繡的高貴、精致,他的代表作有《白孔雀》《葡萄》《牡丹屏風》《竹壽屏風》等均在全國獲獎,《吹蕭侍女圖》被編入《中國美術年鑒》,他的成就有目共睹,他設計的畫稿既具畫風,又能充分發揮刺繡特點。他曾任蘇州工藝美術研究所設計室主任,蘇州刺繡研究所副所長,名譽所長,副總工藝師,工藝美術家。

        綜上所述,“吳門畫派”與“蘇州刺繡”雖然手段不同,表現形式不同,使用工具也不同,但異工而同曲。將兩者融合在一個載體內,美化了人們的生活,凈化了人們的心靈,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享受。 本人雖離開工藝行業近二十年,但對藝術的熱愛卻從未改變,也從來未放下手中的針線,并利用業余時間學習中國畫,師從著名畫家張繼馨(省花鳥畫研究會副會長,蘇州美協主席),周矩敏(原國畫院院長),章致中(吳䍩木入室弟子),從而豐富了自己的學養,提高了審美觀,近年來自己創作設計的亂針繡《幸福》點彩繡《水岸人家》,去年在蘇迪杯國際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分別獲得銀獎和銅獎,繪畫作品去年應徐悲鴻之子徐慶平邀請赴北京參展,今年三月二副作品《歸舟》、《山里人家》入選張家港市“水潤港城”美術攝影作品展。

        面對信息萬變的時代,傳統工藝要創新、發展,從業人員必須不斷學習,提高素養,開拓視野,才能跟上時代的步伐。當我得知蘇州市工藝美術學會舉辦“蘇州市工藝美術理論提高班”就毫不猶豫報名參加,通過一周的學習得益匪淺。學會領導和工作人員也花費了很多精力安排好授課內容并請到眾多優秀的講師為我們講課,從工藝的起源、演變、發展到從業人員的素質能力提升和培養,由淺入深,循序漸進地講解和傳授,對各位學員,不管其從事什么專業,都產生很大的幫助。

        展望未來,有學會的關心重視和幫助,從業者的刻苦努力和創新,蘇州工藝美術行業必將更繁榮昌盛,更精美、雅致、具有時代特色的工藝精品會不斷呈現,蘇州刺繡也將為美麗的蘇州添一份光彩。

        更多
        標簽云:   更多>>
        上一篇:源遠流長的蒙古族刺繡
        下一篇:返回列表
        知識分類
        蘇繡 湘繡 蜀繡 粵繡
        十字繡 絲帶繡 刺繡  
        最近更新
        相關知識
        亚洲 欧洲 小说 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