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lzfl"><var id="1lzfl"></var></sub>
<sub id="1lzfl"></sub>

<sub id="1lzfl"><dfn id="1lzfl"><ins id="1lzfl"></ins></dfn></sub>

<sub id="1lzfl"><dfn id="1lzfl"></dfn></sub>
<sub id="1lzfl"></sub><form id="1lzfl"><listing id="1lzfl"></listing></form>
<sub id="1lzfl"></sub>

<address id="1lzfl"><var id="1lzfl"></var></address>
<address id="1lzfl"><dfn id="1lzfl"><mark id="1lzfl"></mark></dfn></address>

<sub id="1lzfl"><dfn id="1lzfl"></dfn></sub>

    <thead id="1lzfl"><dfn id="1lzfl"><output id="1lzfl"></output></dfn></thead>

        <thead id="1lzfl"><var id="1lzfl"></var></thead>
        歡迎訪問【小米刺繡網】 十字繡 |絲帶繡 |毛線繡 |湘繡 |蜀繡 |粵繡 |加入收藏
        小米刺繡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刺繡資訊 > 刺繡新聞

        “蘇繡與威尼斯雙年展”學術講座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舉辦

        時間:07-11  來源:  發布:  關注度:281
        “蘇繡與威尼斯雙年展”學術講座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A301報告廳舉辦。本次講座由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BMW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創新基地主辦,由陳岸瑛擔任學術主持,圍繞“蘇繡是否具有當代性,是否為當代文化一部分,如何理解本次威尼斯雙年展上的蘇繡創作”等問題展開了討論。

        主講人:俞宏清(蘇州姚惠芬刺繡藝術館館長)

          2017年6月29日下午,“蘇繡與威尼斯雙年展”學術講座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A301報告廳舉辦。本次講座由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BMW 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創新基地主辦,由陳岸瑛擔任學術主持,圍繞“蘇繡是否具有當代性,是否為當代文化一部分,如何理解本次威尼斯雙年展上的蘇繡創作”等問題展開了討論。

        開場后,蘇州姚惠芬刺繡藝術館館長俞宏清圖文并茂地介紹了威尼斯雙年展蘇繡系列作品的誕生過程:鄔建安與姚惠芬相識于恭王府舉辦的四大名繡展,在論壇中碰撞出火花,之后便開始了合作。鄔建安以南宋畫家李嵩的《骷髏幻戲圖》作為底稿,要求將蘇繡所有的傳統針法運用到作品中,以彼此沖突的針法將原畫中詭異的內涵、神秘的氣質充分表現出來(在他看來,此畫是崖山之役的神秘預言)。姚惠芬、姚惠琴帶領50多個蘇州繡娘,心態從最初的扭曲、糾結、絕望到領悟、覺醒和自覺,開始嘗試自主的創作,在夜以繼日的90天里,用百余種針法創作了《骷髏幻戲圖》、《馬遠水圖系列》、《精衛填海系列》及《遺忘之海202》等34幅刺繡作品,實現了蘇繡的一次自我突破。

          隨后,姚惠芬、姚惠琴姐妹倆講述了拜師學藝的經歷和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創作的感受。姚惠芬、姚惠琴出生于蘇州刺繡世家,祖父和父親均在鄉間畫刺繡圖樣,父親還當過鄉刺繡站的站長,奶奶、外婆和母親則在家里繡花。姐妹倆從小就生活在刺繡氛圍中,也像村里其他的小姐妹一樣,自幼學習女紅。16 歲那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姚惠芬隨父親去吳縣刺繡廠交貨,看到一位師傅正在繡《蒙娜麗莎》,她被震撼到了,回到家便纏著父親一定要幫忙找老師。一開始找到了一位吳縣刺繡廠的老繡娘,跟她學習一個月后,老繡娘看了姚惠芬繡的《波斯貓》,認為已經沒法教她了。于是,幾經曲折和努力,姚惠芬、姚惠琴終于遇到了兩位給她們深遠影響的老師:一位是沈壽的第三代傳人牟志紅,還有一位是蘇繡虛實亂針繡的創始人任嘒閒。

        牟志紅當時是蘇州刺繡研究所的工作人員,按規定是不能在民間私自收徒傳授刺繡技藝的。為此,牟老師讓姚惠芬先繡一幅人物肖像,等看了作品再說,原本是想讓姚惠芬知難而退。但當姚惠芬用了三個月的時間繡了一幅《花神像》給牟老師看的時候,牟老師被她的努力和天賦打動,正式收她和姚惠琴為徒。后來,姐妹倆又有幸得到老前輩任嘒閒(1916-2003)先生的指點。任嘒閒早年師從呂鳳子和楊守玉,20世紀50年代以來先后參與籌建蘇州市文聯刺繡小組和蘇州刺繡研究所,并發明了“虛實亂針繡”、“雙面三異繡”等刺繡技藝,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刺繡前輩。在兩位大師的精心培育和教授下,姚惠芬、姚惠琴花了十幾年的時間系統學習了蘇繡的技法和理論,成為同輩中的佼佼者。

        姚惠芬+邱志杰、湯南南,蘇繡《精衛填海》系列

          在互動環節,主持人邀請當代藝術家鄔建安發言,談談他在展覽前后對蘇繡認識的變化。鄔建安最初接觸刺繡也是源于恭王府的四大名繡展,驚嘆于蘇繡的“像素”細微到可以模擬一切圖像。他到姚惠芬工作室參觀后,絕望地發現蘇州的畫繡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很難再有所突破,直到他看到姚惠芬夫婦收藏的蘇繡傳統針法圖譜,才眼睛一亮,像發現了一個蘇繡的寶庫。他想到可以用集大成式的蘇繡針法來突破傳統。俞宏清補充說,這次的威尼斯雙年展創作,用了很多現在已不用的傳統針法,這些針法現在很多年輕的繡娘都不會用了,所以這次參與創作的繡娘團隊都在四五十歲以上。主持人陳岸瑛評論說,針法之于蘇繡,類似于筆墨之于傳統水墨畫;以往的蘇繡關注繡什么,而這次的創作更關注怎么繡,體現了針法的自覺和對蘇繡語言的反省,是一次蘊含豐富可能性的突破。姚惠芬姐妹表示,這次的創作過程雖然痛苦曲折,但是收獲很大,與鄔建安等當代藝術家的合作還只是剛剛開始,將會繼續嘗試下去。

        此次威尼斯雙年展的蘇繡系列創作,尤其是《骷髏幻戲圖》的創作,首先是對傳統的致敬,通過回歸傳統刺繡針法,以“反傳統”的刺繡方式對這幅宋代名畫中的諸多含義進行了富于當代性的闡釋。一方面強化了傳統刺繡語言的表現價值,凸現了創作者的藝術感悟,創造出屬于當代藝術范疇的表現形式,另一方面使蘇繡在突破傳統創作模式之后有了新的發展空間。

        姚惠芬在威尼斯展覽現場講解作品

          姚惠芬創作團隊,運用百余種傳統針法重構《骷髏幻戲圖》,每幅都有全然不同的藝術效果。一方面將傳統技藝重新挖掘、重新組合,讓傳統刺繡語言——針法——作為藝術媒介煥發出新的生命;另一方面,立足當代藝術語境,進行了反傳統刺繡方式的創作,使作品呈現出奇異的構圖效果,是繼沈壽“仿真繡”、楊守玉“亂針繡”、任彗閑“虛實亂針繡”之后的又一次蘇繡創新實踐,是蘇繡在重歸本體過程中的創造與升華,可視為現當代蘇繡發展史上的一個新的“里程碑”。

        講座現場百余名觀眾反應熱烈,在互動環節踴躍提問。參與本次活動的嘉賓還有中國工藝美術史知名專家尚剛教授,李迎軍、郭秋惠、冼楓等清華美院專業教師,以及遠道而來的學界業界專家。本場講座得到了雅昌藝術頭條和在藝直播的支持,直播間里同樣熱鬧非凡,反映了公眾對傳統工藝聯姻當代藝術的關注。在講座最后,姚惠芬總結說,“筆墨當隨時代,針法也要跟從時代,我們也要在這個時代留下我們的痕跡。當代是現在所發生的,但是過了若干年以后這也是歷史。我覺得我們可以不斷地去嘗試,不要把自己禁錮起來。”

        更多
        標簽云:   更多>>
        上一篇:蘇州緙絲 人與絲與時間的修行藝術
        下一篇: 蘇繡 薄紗上指尖的舞蹈
        資訊分類
        蘇繡 湘繡 蜀繡 粵繡
        電腦刺繡 商家活動 刺繡展會 刺繡周邊
        十字繡 絲帶繡 其它繡  
          無相關信息
        亚洲 欧洲 小说 自拍